症状出现,是在大一上学期。
高考志愿,并非我的意愿。我很喜欢文科,特别想考中文系,但父母坚决不同意,他们想让我读金融专业。我拗不过他们,只能根据他们的意见填报了志愿。我的成绩很好,顺利考入了名牌大学的金融专业。父母欢喜雀跃,在家摆了盛大的酒席。亲戚朋友邻居都来祝贺,他们对着父母说:“你们女儿可有出息了,将来肯定很有成就。”一片热闹中,我冷眼旁观,自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甚至心里有一点恨,我那么多年的努力,结果都白费了。进入大学,环境对我来说很陌生,宿舍的同学都是城市背景,只有我一个是从农村来的,彼此之间共同语言不多,我感觉很孤单。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学业,不管是高等数学还是专业课程,我都觉得很难。每一天晚上我都在图书馆自习到十一点多才回宿舍,早上最晚7点就起床了。可即使我学习如此刻苦,但上课还是完全听不懂,而且我也发现,自习的时候我什么都看不进去。我身心俱疲,思想负担很重。回家我和父母沟通在学校遇到的困难,但他们一点都不理解,有时还会责备我。我继续努力刻苦,但效果不佳,而且我知道我们班毕业之后大部分人都会从事金融工作,我感觉自己的未来被圈定了,而这并不是我要的人生。
我鼓起勇气和父母谈了想退学复读的事,他们完全接受不了,还找来老师做我的思想工作。我骑虎难下,不能退学,但想到后面三四年还要如此度过,我感到很绝望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好不容易熬到了寒假,我在家里想着无望的人生,就很想自杀。我偷偷拿了把刀,藏在被子里,割破了自己的手腕。正在那时,门外有家人说话的声音,我一下子清醒了一点,没有再割下去。手腕割破了,但我并没有觉得很疼,那段时间,我思维混乱,感官机能很不敏感。父母看我情绪不对,找了一个同村的姐姐来开导我,我们在屋外的椅子上坐了很久。我记得她穿着很厚的外套,而我只穿着一件秋衣,她一直问我冷不冷,而我却没什么感觉。
寒假过后,新学期开始。
我突然进入了另一种状态,变得很亢奋。我精力充沛,一天只睡6小时还时时精神饱满,每天忙着参加各种活动。我没有饥饿感,一天喝一杯奶茶就行,开学没多久我就瘦了20多斤。那时父母看着我的状态还挺高兴的,以为我已经好了。倒是我的同学在担心,她当时在学心理学,她说我可能得了躁郁症,建议我去看看专业医生。而我一点都不相信,我说:我没有病,我的状态没有问题。但就像弦拉得太紧总要被绷断一样,触动我情绪爆发的点终究还是来了。事情并不大,只是点名而已,但我在那一刻却爆发起来,在教室里和老师大吵大闹。之后看到同学有不好的评价,我又生气又难过,那一天早上我一直坐在操场上哭。老师了解情况后,把我家人叫来,他们带我去了精神卫生中心,鉴定下来是双相情感障碍。坚定结果出来,我还是和家人说:我没病。但我当时的状态很反常,家人老师都认为我没法继续上课,让我回老家先服用药物,等稳定了之后再去上课。在药物的作用下,我感觉自己情绪好了不少,我去精神卫生中心做了量表,数据显示我可以继续上课。我以为我有了很大的改善,可这个疾病并不像器官上的疾病,吃药甚至是通过做手术的方式就能痊愈,它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而且它会波动起伏。情感稳定剂的药物能让我情绪稳定,但它会让人嗜睡。上课的时候我常常不能控制,倒头就睡,结果除了几门选修课之外,很多课程我都挂科了,这让我感觉很糟糕。更糟糕的消息来了,和我最亲的家人被查出得了癌症,这对我情绪影响很大。
我没有办法再继续上课,只能休学呆在家里,可没想到,呆在家里,又给了我新的挑战。
我就是人们口中的“留守儿童”。
从小到大,我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很少。父母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了,我就是人们口中的“留守儿童”。回过头来想,我的情绪其实很早之前就出现问题了,但我没有关注,也没有家人关心。从初中就开始住校,在全封闭的学校里,校园霸凌真实地存在着。那时我也碰到了和一两个室友处不好关系的问题,当时就曾有过自杀的念头。但家长根本不知道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,他们忙着上班,打工,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孩子们究竟在经历什么。即使偶尔打电话,问的最多的就是成绩怎么样,读书好不好,其它的,他们没有兴趣去听。高中,继续读寄宿制学校。在我们那个小镇,高考对人很重要,所以到了高三这一年,很多家长会回来,专门陪读,但父母觉得我成绩很好,住校并不影响成绩,所以我仍然住校。可那时我的情绪状态一直不太健康,每天晚上我都是哭着上床睡觉的,学校里有心理咨询室,我也去过好多次。但父母并不了解这些,成绩掩盖了所有的问题,他们认为既然你的成绩仍能名列前茅,那么你就不会有其它问题。那时由于和父母无法沟通,我希望自己不要去他们所在的城市读大学,但由于父亲的坚持,我还是去了他们同样的城市,还读了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专业。休学在家的时候,每当想到这些我都无法释怀,我不能看到自己当时的报考指导书,一看到我的情绪就会崩溃,哭得不能自己。
由于没有共同在一起生活的经历,所以休学在家和父母住在一起,对我们来说,都是很大的折磨。在父母看来,以前非常听话,学习努力的那个女儿不见了,我身上那些好的标签都没了。过去的我在他们看来是无可挑剔的,但现在却让他们感到非常失望和绝望。而在我的心中,我对他们有抱怨,有怨恨,我对他们同样充满了失望。所以我们双方常常发生激烈的冲突,在这个家中我感到很没有安全感,再次割腕自杀,并且还离家出走过。父母花了很长时间接纳这样的我,虽然,对他们来说,是越来越失望的过程,但他们只能慢慢接受。而我在休学的时间,每天都会去图书馆看自己的喜欢的书,也试着在豆瓣上记录自己所看过的书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开始在陈发展博士那里接受家庭治疗。我感觉陈医生的话对父亲影响比较大,他告诉我们,家庭成员要改变,要接纳对方,要成为自己。爸爸听了之后,改变挺大的。或许他意识到了,在过去的那么多年,他爱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成绩,是把我当成在别人面前的谈资,以此满足他的虚荣心。
而我也知道了,虽然不能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归于原生家庭,但它确实一直在影响着我。现在,我按时吃药,也一直在做咨询。可是对我来说,比较难的是,状态还是会有波动,或许还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,才能让自己慢慢地好起来。
烟台毓璜顶心理咨询中心、
烟台博爱婚姻家庭咨询中心
预约电话:6200518
微信号:ytxlzxw
咨询地址:烟台市胜利路155号文经大楼12层
烟台心理咨询网www.ytxlzxw.com
烟台健康咨询网www.yts120.com
烟台学习咨询网www.ytxxzxw.com
烟台婚姻家庭咨询网www.ythyjtzxw.com
烟台心理旅游网www.ytlyzxw.com
烟台营养健康网www.ytyyjkw.com

星力游戏电玩城-BBIN电子游戏平台-澳门网络现金赌场_烟台健康网